滤镜丑形恐惧:整得像明星?不,我要整得像上了滤镜

作者: 时间:2020-07-22 分类:N默生活 评论:61 条 浏览:981

滤镜丑形恐惧:整得像明星?不,我要整得像上了滤镜

  滤镜从未像现在这样流行普遍:人们过去拿着理想鼻子或下巴的名人照片来整形,现在他们指着滤镜修图的自拍照请医生帮他们施打填充物、肉毒桿菌或进行其他整形手术。这种现象被整形医生提吉昂‧艾修(Tijion Esho)称为「Snapchat畸形恐惧症」,他们拿着自拍照当範本说:「我真心想变成这样,拥有一双大眼睛和完美肌肤。」但艾修说:「这是不现实且无法实现的事情。」

  美国医学期刊《美国医学会脸部整形外科》(JAMA Facial Plastic Surgery)最近发表的一篇报告指出,滤镜照片「模糊了现实和幻想的界限」可能会引发身体畸形恐惧症(body dysmorphic disorder,BDD),患者过度将注意力集中在想像的外貌缺陷上。事实上,寻找不必要和不现实的医美或整形手术让身体畸形恐惧症诊断变得容易,目前约有2%人有这方面困扰(男女比例差不多)。

  整形医生威辛‧塔克图克(Wassim Taktouk)回忆曾经有客户到诊所谘询,原因是约会对象跟她说:「你长得跟照片完全不一样。」这名女子向塔克图克展示一张用大量滤镜修图的自拍照说:「我想变成那样。」塔克图克明确地回答:「这张照片完美无瑕,但没有一个正常人的脸长成这样。如果这是你想展现的自己,结果也会让你失望而归。」

滤镜丑形恐惧:整得像明星?不,我要整得像上了滤镜

  为什幺我们拍这幺多自拍照呢?2017年名为「自拍强迫症」(selfitis)的研究发现,自拍的动机很多,从追求社会地位到摆脱自卑想法,当然也包括捕捉值得纪念的时刻。另一项研究表明,自拍具有「一种私人与内在目的」,很多人从未与别人分享或在任何地方发布这些自拍照。

  如今,生活的各个层面都与网路有关,无论是约会还是求职都需要你的照片,高品质的个人照似乎变得不可或缺,因此市面上充斥各式各样的滤镜修图软体。知名修图软体Facetune(苹果2017年最受欢迎的付费app)和免费的Facetune2共拥有5500多万用户,公司创办人史塔夫‧蒂施勒(Stav Tishler)认为修图软体应该变成人人都能轻易上手的东西,它挑战「完美身材存在的错觉……使竞争环境变得公平。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其他人也在使用,超级名模和普通人都是如此。」

  然而,2017年发表在《认知研究:原理与启示》(Cognitive Research: Principles and Implications )期刊的研究发现,人其实只能认出60%至65%经修图处理的图像。艾修表明:「这是一种恶性循环。社交媒体铺天盖地的『美化现象』导致人们对正常事物抱持不切实际的期望,并伤害那些不使用的人的自尊。」

  美国脸部整形与重建外科学会在2017年对成员进行调查发现,外科医生指出55%患者的动机是想让自己在自拍照里看起来更美,而2016年的比例只有13%。塔克图克说:「这些滤镜第一时间给你美丽的肤色,修掉你的鼻唇纹(笑纹),但那不是一张人脸,没有正常人有这种脸。人们还想拥有更大的眼睛,但这根本是天方夜谭。」

滤镜丑形恐惧:整得像明星?不,我要整得像上了滤镜

  滤镜效果也反映在人们对厚嘴唇和下巴线条的需求。近年来,「微整形」因其相对的可负担性和便利性而迅猛发展,与缓慢且痛苦的鼻整形外科手术相比,花一些钱用填充物的「注射隆鼻术」效果立竿见影。

  填充物(从胶原蛋白和玻尿酸到永久但风险更高的人工填充物)因卡戴珊(Kardashian)家族等名人代言迅速崛起,凯莉‧詹娜(Kylie Jenner)丰唇填充物也引起人们的关注。塔克图克不以为然地说,很多医生利用「凯莉方案」为客户整鼻子、下巴和嘴唇。十年前,他的客户非常关心隐私,但现在问题反倒变成客户问他:「你介意我把成果贴到网路上吗?」整形已不再是禁忌话题。

  虽然填充物的侵入性比外科手术小,但并不是完全没有风险,其风险包括填充不均匀、感染併发症、血管堵塞乃至失明。英国最大的非手术治疗执业医师注册机构「Save Face」指出,短短一年就有1000起整形纠纷。然而,许多国家对于医美几乎没有法令规範,也没有限制最低年龄。艾修说:「我们保护房产权利比保护孩子的脸还要更多,这太疯狂了。」

滤镜丑形恐惧:整得像明星?不,我要整得像上了滤镜

  青少年往往透过Instagram兴起整形念头,根据报导该平台60%的使用者年龄介于18岁至24岁之间。塔克图克个人拒绝任何20岁以下的客户,他表明很多16、17岁的人曾试图联繫他希望注射肉毒桿菌。但这个平台已经成为整形手术的主要市场,医生在上面张贴患者整容前与整容后的对比图。塔克图克曾对拿滤镜自拍照来谘询的患者说:「你知道那让你的脸看起来像外星人吗?」患者说:「这看起来很棒啊,我的鼻子看起来小很多。」他回答说:「但填充物不会让你变成这样。」

  即使是没有滤镜的照片也存在差异:前镜头与后镜头拍起来不一样,不同型号的手机拍出来也长得不同,就连自拍距离也能产生巨大影响。2018年的一项研究发现,30公分比150公分距离拍的照片更让人觉得鼻子变大30%左右,更别说灯光或化妆的扭曲效果。当滤镜照片离现实越来越遥远,人们妄想达到这些标準显然是很危险的事情。

  对塔克图克来说,社交媒体难以保障患者的心理健康。他的医生背景让他发现网路上危险且令人生气的现象,例如抢市场恶意诽谤其他医生、坚称这些方式毫无缺点,以及对治疗缺乏深入了解。但即使塔克图克拒绝年纪太轻或不适合治疗的患者,他们还是会找到其他愿意动手的不肖医生。塔克图克表明,在发生骇人听闻的悲剧和修图软体变得更厉害以前,政府必须开始进行更严格的产业监管。

 (本文得以问世,有赖于MPlus×啧啧小额订阅计画的支持)

参考报导:Guardian

相关推荐